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迂真屋的博客

说迂道愚,愚者还迂

 
 
 

日志

 
 

流浪狗  

2015-12-05 12:04:37|  分类: 生活本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记:一个多月前一只流浪狗死在我的家里。一个多月过去了,我始终不曾忘记这只已经死去的狗。在那狗刚死去的几天里,我曾怀着强烈的感触想在这里写篇日志,以资纪念一种心底真切情绪的发生。但提笔拟了几句却没完成,而后就放在草稿箱里。想着在稍后心情安静的时候再写。生活的经验告诉我,当某件当时看起来重要的事情在我们的身边发生后,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总会加快其忘却的进程。我太害怕会忘掉了那狗死去时的眼神。对,就是那狗狗死去时的神态当时最震撼了我,以至现在还强烈的勾兑着我写作的情绪。

       今年入秋后的天气极不正常。绵绵秋雨无绝期,那几日里潮湿的环境让人的心情变得也烦躁不安。偏偏有只不受欢迎的流浪狗闯入了我的家里。因我家楼下房屋用于出租,院外的大门和楼下的大门日夜都不便关闭,所以那只流浪狗顺着雨水潜入了我家一楼楼道内。这是一只半大的灰白色的狗,清癯的五官端正的模样也并不惹我生厌。但它就在楼道里随地撒尿拉屎,这极度引我愤慨。连日阴雨霏霏已经造成空气墙壁湿涩难耐,现在再添尿屎臭味更令人恶心。别说难弄的租房客们要提意见了,就是我这房东主人也难以容忍。于是终于在某天我和它打照面时,我的憎愤心情和碰见贼被抓时的情景无异。

        但那会儿我还不知它的流浪者身份,我只当是附近邻居家跑出的宠物狗来我家撒野。首次自然是用恐吓的方式礼送出境,并未动了干戈。但马上第二次又发现了它的身影和随之而来的可恶的臭味。不听话的没教养的畜生!我加大了礼送的程度。看着它被我赶急的在雨天冲出院门的狼狈相,我的心里十分的幸灾乐祸。但随后的几天我还是极不情愿的又碰见了它。这次我仿佛瞧见了点流浪狗的端倪。因为它赖在楼道里的无厘头相,使我觉察出这只狗的与众不同。

        一般狗与陌生人接触都有天生的警惕和自我保护性。但这只半大不小的狗却已经丧失了狗的这点通性。阴湿的空气中,昏暗的楼道内,面对我的大声呵斥它竟然几乎无动于衷!气急败坏的诧异之余我完全厌恶了它的无赖举止。它将我对狗类仅存的好感消失殆尽。我肯定不会任由它在我的屋里耍着无赖!我拿了把笤帚去赶它,硬是把它连拱带推的驱逐出了门外。在院门口望着雨中它脚步蹒跚的模样,我的脸部表情跟连雨的天空一样阴霾。我生平最讨厌这种没有骨气、低俗的的家伙了,哪怕它只是只狗。但就是这样还是赶不走它。

        这时听我母亲嘴里念叨,这狗好像是附近我三伯家租房客养的狗。因为狗拉的屎尿都由我母亲负责打扫清理,她的心里自然对狗也不待见。我心里揣摩,瞧这这畜生模样恐怕也和被主人遗弃差不多了。

        雨继续下着,狗臭味继续充斥着我的楼道和心情。我的忍耐也到了极限。管它啥狗,反正不能让它继续这样下去了。我的地盘里管不了无厘头的天,难道还管不了一只无厘头的狗么!不管它面对我的笤帚是如何的呜咽,不管它装扮出如何的被人垂弃后的失落绝望,我硬是黑着脸皮、铁着心肠把它狠狠锹翻在湿湿漉漉的大地上,任无情的雨滴痛落在它拐着腿的身子上。我甚至还嘴里低声诅咒着,惟愿肮脏和恶臭能够从此远离我的世界。。

        但我终于知道这是一只无依无靠的流浪狗了。这时,这只可怜的狗已经被我好心的父母收留。而这时,它的生命也快走到了尽头。

        我始终自认是个具有同情心的人。但在这只亟需同情的狗身上,我的同情心早就被周遭弥漫的臭味淹没。燃烧着愤怒的心情早让我的同情心耗尽。其实在第一次我残忍的拿笤帚推搡着赶着它时,就已不自觉的发现到了狗的不同寻常的虚弱甚至伤痛。在我母亲确切告诉我这只狗的流浪身份并觉察到了它的生命晚期的特征时。一切都晚了。

        天还是继续下着没完没了的可恶的雨。但我对楼道内依旧充斥的臭味却仿佛有了别样的心情。这是一只生命行将别离的流浪狗在我家内留下的生命痕迹。这是一只多可怜的狗啊。它无家可归,漫天的阴湿下它只要一块稍暖的地方供它做生命最后的停留。它虚弱病躯下的排泄尽管令人生厌,但却成了被人赶尽杀绝的天大理由。此生它实在是无处可去了,也许是处处碰壁、处处受人唾骂挨打,所以一再无奈躲入这处没关门的角落苟延喘息。否则它真将可能暴尸于阴冷的雨天的室外。它厚颜无耻,它受人唾弃,它。。。。它无非是想为自己的生命争取点最后的尊严。

        年迈的父母亲把它抬放到了一只干净的泡沫箱内,为它铺上了干洁的物什,在它嘴边放了一碗剩饭菜,并给它盖上了一件柔软的衣袍。安睡在衣袍下的它只露出脸部,瘦小的身躯猛然看去像极了一个躺着的我们的同类。泡沫箱就放在大门的楼内侧。我每次回家后几次靠近箱子,为的是看望它生命的临终,以及惦记一个生命在另一个生命中的曾经存在。它在箱子里总共只呆了不到两三天。头天夜里还能听见低低的一两声哀呜,而后一天是平静的濒死。我的心情充满了忏悔。为对它曾经的粗鲁,为对它发生的绝情,也为对它生命彻底的同情。看着它安详平静的眼神,看着它气若游丝的衰态,我真切盼望我母亲为它生命最后做的一切能让它枕着温暖离世。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